2020看污神器千层浪破解版

黄女医取了一颗解毒丸放在温开水里,等药丸化开后她将这碗水都给清舒灌下。然后又在清舒手上划了两道口子,给她放血。

半响后,黄女医给清舒包扎了伤口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。

蒋方飞这才问道:“黄大夫,我家姑娘没事吧?”

黄女医摇摇头道:“我给她解了大半的毒,不会有性命危险。至于是否有后遗症,这个得等她醒来才知道。”

蒋方飞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,没性命危险就好。不然,他万死难辞其咎。

符景烯被翰林院的掌院学士叫去谈话,谈了小半天。

一回到自己屋内就看见了虎子,看到虎子眼眶通红符景烯心头一跳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虎子难受地说道:“少爷,我们没保护好姑娘,让姑娘遭人暗算了。”

符景烯走过去,一把抓着虎子的衣襟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清舒怎么了?”

“姑娘中毒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般费尽心思地毒害姑娘。”

符景烯差点将虎子掐死:“清舒现在怎么样了,她在哪里?”

“姑娘现在在黄记医馆,黄大夫已经给她解了毒说没有性命危险。”

小清新苹果头女生清晨爬起床洗漱照

不等他说完符景烯已经大跨步起出去了,骑着马飞奔去了医馆。

墨砚知道原委后赶紧帮他去请假。

蒋方飞看到符景烯时也是一脸的羞愧:“对不起少爷,我没能保护好姑娘。”

这两年的太平日子,已经让他们失去了该有的警惕心。若不是姑娘身上有暗器,这次可能就遭了毒手。

符景烯看也没看蒋方飞一眼,他径直进了屋子。

看着躺在床上无知无觉的清舒,符景烯的心揪成了一团。

他握着清舒的手贴在他的脸上,眼眶通红地说道:“清舒、清舒……”

也幸亏知道清舒没性命危险,不然他这个时候怕会想要杀人了。

长公主消息灵通,很快就得了清舒被人暗算的消息。

长公主淡淡地说道:“莫琪,立即派人去查,我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动我的人。”

谁人不知道她最护短,却没想到那人竟无视她对清舒出手。

莫琪点头道:“是,我现在就去。”

长公主又叫来了蒋嬷嬷,让她将这个消息告诉封小瑜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封小瑜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你说清舒中毒了,怎么可能?”

蒋嬷嬷说道:“姑娘,这是长公主亲口所说不会有错的。”

封小瑜大怒,问道:“是谁要害清舒?”

这个蒋嬷嬷自然无法回答她:“长公主说,清舒姑娘现在在黄记医馆。”

封小瑜立即赶去黄记医馆,不过她来晚了一步清舒已经被镇国公府接走了。

邬老夫人看着昏迷的清舒,气得咒骂道:“哪个黑心烂肠的东西,竟然要用这种方法来害我们清舒。来人,拿了我的帖子去顺天府让周同俊尽快抓出凶手,不然我打爆他的头。”

符景烯说道:“祖母、干娘,还要劳烦你们照顾下清舒。”

邬夫人有些担心地问道:“景烯,你去做什么?”

符景烯一脸阴沉地说道:“我要亲自将这个幕后主使揪出来,将他碎尸万段。

邬老夫人说道:“这幕后之人手段阴毒,你也要注意自身的安。”

邬夫人也道:“景烯,你带两个人在身边,若碰到意外情况他们也能帮衬一二。”

符景烯接受了邬夫人的好意,他躬身说道:“多谢干娘。”

封小瑜到门口时,正巧碰到准备离开的符景烯:“清舒怎么样了?”

符景烯垂着头说道:“还在昏迷,不过我已经拖了祖母跟干娘照料她。”

封小瑜有些不满地问道:“这个时候你不陪在清舒身边去干什么啊?”

“我要去找出凶手为清舒报仇。”

封小瑜神色这才缓和下来:“那你赶紧去,别让凶手跑了。”

符景烯先去了顺天府尹询问情况。

顺天府尹的骆捕头将查到的消息告诉了他查到的情况。

童掌柜有两个儿子,长子没成亲就遭了意外没了。次子五年前成亲,膝下有一子。孩子出生没多久他次子去外地办事,一去不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他儿媳妇守了三年后就改嫁了。老两口就守着孙子过活。

骆捕头说道:“我们去了童家才知道那孩子一个多月前不见了。”

“去哪了?”

捕头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,童大钊的婆娘说对方不许他们声张,否则就要了那孩子的性命。我估计对方是用孩子威胁童大钊,要他谋害林姑娘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骆捕头摇摇头说道:“没有了,暂时就查到这么多。”

“查出我未婚妻是怎么中毒的没有?”

骆捕头还是摇头:“没有。”

“当时铺子的几个书童呢?我要见下他们询问一些情况。”

四品斋有六个书童,呆在一楼的三个书童都被带回来了。

人一带过来,符景烯就问道:“我未婚妻为何会在四品斋逗留那么长时间?”

三个书童都摇头,表示当时并不在包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

符景烯淡淡地说道:“若是你们隐瞒不说,我会让你们再走不出这里。不过若是你们能提供有用的线索,等查出真凶证明此事与你们无关,我可以放你们回家。”

三个书童互相对望了一眼,其中脸有些圆的书童说道:“我记得当时掌柜前后进了三次包厢,头次是送了笔墨,第二次拿了一卷帖轴,第三次是端了茶水。”

骆捕头在旁补充道:“我们已经查证过,那茶水里放了蒙*药。”

符景烯转过头看着他,沉声问道:“茶水放的不是毒?”

“不是,已经查过只是蒙*药。”

符景烯看向刚才开口的书童:“你确定他拿的是一卷帖轴?”

圆脸书童摇头说道:“是,画轴跟帖轴是不一样的,这个我不会看错。”

骆捕头面色一变,说道:“这么大的事你刚才为何不说?”

符景烯沉声问道:“那卷帖轴呢?”

他对清舒的性子很了解,正常情况买了笔墨就会回去。逗留那么长肯定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,若是得了名帖那就说得通了。

骆捕头摇头说道:“我们到的时候,并没看到屋子有帖子。”

符景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去了。

骆捕头被看得心头一跳。

Tagged